Margie 是一位靈修導師、作者和天賦感通的療癒師。她被學生冠以“心靈手術師”的稱謂,驅使人們聯繫真我,引來正面的改變。

 

Margie 小時候被給予 Marilyn 這個名字。直至二零一七年被診斷患上危疾,手術後一把天上來的聲音以Margie這個名字喚醒了她,其後她發現這個名字意指光之子。將於二零一八年春季推出的首部著作《京都靈魂日誌》便是她向神的致敬。

 

Margie 取得商業管理和法律學位。她在美國建立成功的古蕫事業,同時聯合創立一個時裝商標品牌。在二零零七年,她回應上天的感召服務人類。練習冥想接近三十年的她,於美國向一眾享負盛名的療癒師學習療癒法,並成為擴大療癒法®三階“光能療癒”工作坊導師。

 

自二零一零年從紐約回港,Margie 創立了第七重光健康療癒中心,藉着解讀靈魂和舉辦靈修與療癒工作坊提供療癒。她時常應邀到各院校演說,亦於不同媒體亮相,包括無線電視明珠台和各式雜誌。

服務

Margie 提供個別靈性輔導和能量療癒。閣下可以親臨日本京都或香港與她會面。Skype 亦可。歡迎發函到 7thraycenter@gmail.com 預約。

 

「每個人的內在都擁有自癒的能力。我藉着協助在這道路上的人們聯繫自己的真我、靈和魂,來獻上服務。我並不贊同多次會面,以免造成依賴。反之,我鼓勵各位日後參與我的工作坊以賦予自己內在的力量。」~Margie

 

請注意,這項服務並非要取代你的內在指導,或任何執業醫療保健專家的諮詢。我們相信傳統和另類療法的融合療癒。

感想

能量療癒

Eddie S


當還未給妳為我做療癒之前,我的腰痛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發作,病發時不能彎腰,有時候更甚至早上醒來不能下床。

在一次失眠的晚上,聽到電台主持請來一位能量治療師Margie做嘉賓,當聽完這個節目之後,心裡好像有種感覺要我去找妳,我用了四天時間才能找到方法聯絡上妳,並安排時間做療癒。

當我們第一次見面時,妳給予我的印象是祥和、友善和充滿愛心的一個人,但最特別是我對妳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當妳為我做療癒期間,有段時間我發覺自己有小許情緒反應,淚水不其然從眼內湧出來,當整個療癒完結後,我說出剛才自己的感受,妳就這樣跟我說:當妳正在掃描我身體的同時,妳接收到一些影像,而那些影像是我前幾世與妳發生的事情,當時我是個小偷,搶了妳的東西後逃跑,在逃跑中不慎從高處跌下來導至死亡,今世的腰痛就是受到當時跌下來受傷所影響。我在前世對妳所作的行感到非常內疚,雖然沒有傷害到妳,我亦向妳表示歉意和道歉,道歉過後有種完全解脫和釋放的感覺。直到現在我的腰痛問題好像跟我說了聲再見,完全消失。

(記得大約三年多前,一位澳洲的通靈師,幫我女友睇我和她前世關係,那通靈師說我有好幾世都是大盜或小偷!)所以話因果業力如果得不到適當解脫或釋放,它會跟隨著你不斷輪迴,直到問題解决才終止,而你也可從事件中學懂一些,在你人生課題要學的。

Margie不旦只療癒好我生理上的痛症,就連心靈上的因果業力也一起療癒清理。

多謝妳!Margie




H.C.


親愛的Margie,

你的一顆慈愛心靈, 在我灰暗的人生, 燃起亮光. 對你感謝, 不是言語所能表達. 我的丈夫也說我開朗了.那一個"半杯水的道理", 一直都很明白, 但就不能放開, 如何珍惜自己所擁有的半杯水, 不執著於所沒有的半杯水. 但給你治療後,腦海經常浮現"惜福"這兩個字.

Testimonial:

聽到"能量治療"是從電台的一個深夜節目. "能量治療"----確實是一個陌生的名詞. 但在訪問中, Margie那充滿誠懇的聲調, 我決心要尋覓她, 尋求幫助, 尋找治療.

第一次與Margie見面, 一面流淚, 一面哭訴所困擾的問題----與生俱來的鳥類驚恐. 年歲日漸增長, 驚恐也相對地日益擴大.終日於日間困在室內, 不敢外出. 隔着緊閉的窗戶, 在窗外一只非常貼近的鴿子, 也使我失控驚惶. 加上從小苛刻嚴厲的母親, 情感的創傷, 朋友間的失意相處, 都使我把自己續漸封鎖起來. 不知從何時那刻起, 更患上"潔癖"和"數字強迫行為", 十多年下來, 患情已開始使自己喘不過氣來. 感受到的只是沉重的日子, 所渴望的是可以早日完結這煎熬的人生.

九月十二日, 重要的一天. 那一日起, 似乎是敞開心靈的重要一步. Margie沒有因為我煩多的問題而卻步, 相反地, 治療中心的寧靜, 以及她那能輕撫心靈的聲線和笑容, 都使我放下放開. 第一次治療後的那一夜, 突然間, 因為實在只可以用突然間來形容,

我的數字強迫行為就"不見了". 以往十多年來, 我在任何事情上, 細小如洗澡等, 心中必要細數數目, 如中途給打亂了, 必要從頭再來.但突然間, 它走了.

在這十七天內, 我接受了Margie給予的三次能量治療. 生命起了奇妙的變化. 一直以來所積累的哀傷, 不安, 怨恨,一切一切的負極能量, 都一掃而空. 我不再期望死亡. 縱使我在這短短的"奇妙旅程", 還沒有找到方向, 但日子不再是負擔, 昨天晚上回家時, 地上有一根鴿子的中型的羽毛, 以往我必定嚇一大跳, 並會繞路而行,

但當時我只是望了一望, 在它身邊隨隨而過.

我渴望每天中午時份窗外透進內的陽光, 面上不知不覺間多了笑容. 惡夢也隨着那些壞因子離去了, 晚上總能安然入睡. Margie就如一位天使, 拿着一枝魔法的彩筆, 把我天空上的灰色抺掉, 卻為我添上一片清晰的藍色, 斑爛的彩虹, 以及充滿能量的太陽.或許我的形容比較童話, 但這無形的一切, 實在不能用踏踏實實的字句去形容. 雖然到現時這刻, 我仍不能昂然走到日光下, 但我相信Margie, 我亦相信自己, 終有一天, 我定能走到鳥群中, 享受上天給予的祝福.




Andy Tsai


還記得幾個月前,我飽受失眠之苦看過各類不同中西醫,情況依然沒有改善甚至更差,當時每天晚上吞下十多顆藥丸卻只能睡兩個小時.....唯一能做的就是再補更多的藥當時我的情緒是無助、沮喪、憤怒........

在朋友的介紹下,我認識了能量治療,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我去了. 還記得第一次見到Margie,她很溫暖並慈祥的對我微笑,輕輕問了一句"你還好嗎"這也許只是簡單的一句話, 但我完全感受到Margie是發自內心的關心,讓我感到安全又溫暖

在第一次的能量治療後,我驚訝的發現有一些我從不留意的宿疾,原來對我有很大的影響之後我更了解到,自我去創造的能量才是最珍貴的最有效的療癒.這也就能解釋了,為什麼我不斷去找不同的醫生,都沒有效.我只是將問題丟出去,期待別人的幫助。

Margie 不但協助了我關於能量治療,同時也是很棒的生活導師.她告訴了我關於"吃"的正確觀,以及真正的營養攝取之道.也正因此我更了解,能量治療,不是神祕遙不可及的奇蹟, 而是真真實實的療癒,而且更是一套健康生活的實踐守則

Thank you, Margie




Luigie


我的母親受情緒病困擾十多年,近八年來更每天肚瀉十多次,只要進食後,便會立刻肚瀉,這樣持續八年的折磨令她身體狀態及情緒狀態也每況愈下。所有能做的檢查也做過,亦試過不同的醫療方法如中醫、西醫、臨床心理學、精神科、腸胃科、 針灸、食療、民間偏方等)但一直都無法根治這嚴重影響日常生活,令人身心俱疲的病。

直至我在偶然的一晚聽到Margie在電台講述有關能量治療的訪問,便決心一定要找到她,透過不同方法遍尋多日,終於能夠找到她!現在回想,十分慶幸當時沒有因為毫無頭緒而放棄找Margie, 因為母親之後的人生因為遇見Margie而得到改變!

母親經過Margie一次的能量治療之後,肚瀉情況立即有了改善!由每天十多次漸漸減少到五至六次,到現在每天只有正常的兩三次。身體少瀉了後,人亦愈來愈精神,身體也強壯了不少。以往每年一到冬季,她幾乎不願下床榻;家中電熱毯,暖爐長期開著。但現在的她在冬天的確多了活力而且很少聽到她因為太冷而感到難受。

除了身體狀況得到改善,母親心理的狀態亦得到轉變。在我看來,現在的她想法及行為比以往正面及積極了很多很多。此外她現在每天都練習打坐及看相關書籍,生活都有的正面的寄託。

我母親可以擺脫痛苦,重拾對人生的希望。身為女兒的我真的很感謝Margie, 這一切一切對我全家人特別是我個人來說,真的意義很重大!很感恩能夠認識Margie,一位十分善良及充滿愛的Healer。




Blue


從妹妹口中,得知Margie這個名字, 一個很特別的名字,像她本人一樣。她不需要任何藥物及儀器,不需接觸你的身體,只用一雙手,經過你的全身,便可以知道,那裏出了毛病,我本人就親身證實過,給她檢查後,找出我身體的幾個患處,及毛病的源頭,真是很準確!很準確!之後她還教一套自然療法去治病,不需任何藥物,療法簡單,我現在開始每天努力,努力去做,善用這個療法,我好有信心稍後再告知大家好消息!




Laura-Ann


我希望以我的筆墨讚揚你作為擴大療癒法導師和靈性訊息傳遞者的慈悲,以及你的 療癒力量。作為你的第一階擴大療癒法工作坊的學生,我很榮幸能夠體驗你的光芒,繼而在你最近的「通訊」會面中再一次展露。我的確從你身上獲益良多。我真的每天在想你和你又奇妙又重要的教導 — 讓我時常記掛。

最近,我再一次有幸能體驗你的療癒力量。四月的時候,我需要進行一個口腔手術,試圖阻止一個可能會讓我脫掉所有牙齒的自身免疫性疾病。以當時的情況,手術尚算「可以」(因為我還要在手術後的六個月時間才知道最終是否成功,所以我歡迎你繼續為我送上祝福:-)。可是,手術後 — 當中有一連串複雜的醫療程序,包括骨移植、通過鼻竇骨的手術切口等等 — 我的傷口嚴重感染,服用大量抗生素都無果。幾個星期後,感染每況愈下,連醫生也束手無策... 感染情況非常嚴重,而且不知道因由。他們說如果我的情況在覆診當天一星期內沒有好轉,便... (一大堆後遺症便隨之而來)。收到這個消息,我終於崩潰了,寫電郵給 Margie,當時我太害羞在 Whatsapp 群組請求療癒 — 讓我澄清,雖然我沒有提及任何醫生所說的限期。過了幾日,醫生團隊所說的限期到了,我感覺越來越脆弱。在限期的那個早上,我病得非常厲害,看不見一絲𥌓光,更無法想像當天晚上我的情況會好轉!疲累和痛楚令我塌下來,比平時提早休息。第二天清早起來,我竟然感覺好多了!當我早上查看電郵的時候,我看見是 Margie 前一天晚上寫給我的電郵;對,剛好是「限期」的那個晚上!不僅如此,Margie 還道歉她未能在較早前回覆我的電郵,最重要的是,她為我送上溫暖的祝福。我心裏毫無疑問,這個不是巧合。我相信是因為 Margie 「知道」而當晚出手相助。我很感恩 Margie,是她的療癒力量和惻隱之心使我的醫療狀況出現轉機。謝謝你,親愛的 Margie。我會一直把你放在我的心裏,祝福你。




Lily Chan


這是我第一次與 Margie 會面進行療癒,但當她開門的時候,她抓緊門邊,認真地看着走廊。我感覺她的行徑有點奇怪。

療癒之後,她告訴我在前一晚她在夢中看見我,並有一個靈體跟隨着我 (所以當她開門的時候才要仔細看看),那個靈體看起來很憂傷和是燒焦的。她解決了一個自小就纏繞我的問題 — 經常有一股燒焦的氣味圍繞着我。當初,那股氣味只是每隔幾個月出現一次,當我長大後,次數越來越頻密。這樣使我非常擔心,半夜醒來,以為家裏有火警。我甚至去檢查我的鼻子,但是一切正常。在過去幾年,我不僅嗅到味道,還覺得有人在監視我,一閃一閃地出現。在療癒過後,我再沒有嗅到那種味道和看到那些影像。真的很神奇。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Terms of Service  |  Privacy Policy  |  Site Credits

Whatsapp: +852 91372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