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重光健康療癒中心

7th Ray Center

香港 - 京都 - 溫哥華

歡迎,感謝你此刻來到這裏。

 

「我們不是擁有靈性體驗的地球人,而是正在體驗地球意識的靈性生命。」

  ~ Pierre Teilhard de Chardin

 

根據各個文化的古籍,所有生命都是在表達各種「光束」能量的頻率。七重光就是神聖意識的總和。祂們各自包含神聖的意旨和表達相關的品質來達成這個目的。

 

第七重光是有意識地祈請的光,使意識得以突破,從而開展達至完整的個人旅程。

 

此中心的成立為使提升我們內在自我的意識及我們與神聖意志的聯繫。這種醒覺能喚醒我們本身的療癒能力,從而調和我們的各個層面 — 物理、思維、情緒和靈性層。

香港

第一個香港中心於 2010 年成立。三年後,為照顧日益增長的學生人數,成立了一個更具規模的中心。奇妙的是,兩所中心的門牌號碼都恰巧一樣,即同一個振頻,就是我的生日。現時,中心的活動都有賴同學們提供場地。中心有一個志同道合的導師及志願團隊,為大家提供各類型的靈修工作坊和療癒。

京都

於 2014 年,首個日本中心設立於京都的心臟地帶,離京都駅只需五分鐘車程。它位處第七條通的「朱雀」區,正好是「鳯凰」的意思,即南方的守護者。這個地區更是 1200 年前京都御所的原址,依然蘊藏着保佑這個地區四方八面的能量。

 

中心是一座擁有88年歷史的町屋,乃受觀音道場所庇佑的一塊瑰寶,其療癒奇蹟可謂源遠流長。其中一根歷史悠久的神聖木樑,更用作為町屋的主椽。

 

於 2017 年,購入的另一間町屋使中心擴展,這個會址也離京都駅只有五分鐘車程,鄰近享負盛名的東福寺。

溫哥華

當初於 1990 年移居到加拿大,我不曾想到接下來的 20 年間,是為把擴大療癒法®引進加拿大做準備。我在當地從事臨床心理學和教授傳統中醫,殊不知我同時在默默建立光行者的網絡。當中有許多為促成第七重光健康療癒中心的導師於 2015 年抵達當地而舖路。我們舉辦了一個免費的療癒環節,見證了許多身體狀況奇幻般大有改善,繼而舉辦了三次第一階工作坊。舉行這些工作坊的場地都出乎意料 – 天主教教堂及位於第七街的瑜珈中心 – 這顯然是上天的安排!

 

自此,第七重光健康療癒中心一直把各類工作坊帶到溫哥華,滿足當地華人社區的靈性需要。有些溫哥華的點化生更專程回港參加工作坊和到京都參加靈修之旅。能目睹第七重光健康療癒中心在三地彰顯一體共融,實在是恩典。旅程的下一步,將會是把擴大療癒法®延伸到溫哥華的主流社區和加拿大其他主要城巿。的確,已有點化生分別在溫哥華和多倫多教授擴大療癒法®。2018 年將會是精彩的一年!

~ 沈啟明博士

Please reload

 

Event Calendar

工作坊回響

導師

Angus


治癒二十多年的鼻敏感

我患有鼻敏感二十多年,早年也嘗試過不同的治療方法,但始終無法治好它,多年來都一直依靠噴滴鼻敏感藥水來舒緩症狀,藥水長伴左右,不只是外出時隨身攜帶,更是床頭、電腦桌、辦公桌皆會存放一瓶,務求在鼻塞時能隨手可得,可說是已經習慣與鼻敏感共存。

本來鼻敏感這症在人口密集的都市算是很普遍的都市病,更何妨多年來都已成了慣,已經不再想有沒有辦法去根治它;但最近我發現自己的症狀有嚴重的趨勢,藥水的效力漸漸降低,每次噴滴藥水後僅能有效很短的時間,每晚睡前必先噴滴一次讓呼吸暢通才可合上眼睛,但睡二、三小時後藥力消退,鼻塞無法呼吸而醒過來,必須再次噴滴藥水方能再睡,如是者睡至清晨剛天亮時又重演一次,睡一覺最少要使用藥水三次,日間的使用次數更是無法統計,情況令我開始擔憂,怕最終會演化成其他鼻竇病症。

在學習擴大療法之前,我亦學習過其他類型的能量療法,我開始嘗試以所學的能量療法處理自己的鼻患,每當鼻塞出現時就施以能量進行觸療,當然觸療的效果並不及噴滴藥水這樣快見效,往往需要在觸療後數分鐘鼻子才漸漸暢通,但總算是踏出了好轉的一步。

事隔十多日後,我來到7th Ray學習擴大療癒法一階工作坊,學習新事物總是讓人感到雀躍及興奮,在完成第一天工作坊後,晚上便嘗試以新學的擴療癒法處理鼻子的問題,真是不敢相信只是數十秒鼻子就恢復暢通,相對之前的方法效果非常明顯;晚上睡得很好,一覺睡到天亮而沒有出現鼻塞的情況,睡醒後梳洗沐浴時,順便擤一下鼻腔進行清理,但是竟然擤出了一團血塊,這情境把我自己也嚇一跳,回過神後再看清楚血塊是瘀血並非鮮血,心才定下來,再擤幾下,把鼻腔內的所有血塊都全擤出來,鼻子突然有一種前所未有的暢通快感,就像是換了一個全新的鼻子一樣,這時我明白到這神奇的事情,是擴大療癒法在我睡覺時默默地產生作用,一整晚在療癒我的鼻患,現在我己經不再需要噴滴藥水了,我的鼻患已經完全根治了。

感謝擴大療癒法治好我二十多年的鼻患!

感恩觀音上師將擴大療癒法這禮物傳遞到人間!




Doris


2013年7月,我在夢中坐巴士,看見一位年紀較大而樣子與耶穌相似的中國人,他把手放在我的頭頂上,然後對我說:「你以後就會記起『你是誰』」,當下我沒有任何感覺,好像睡得很深的,只感知我由頭頂開始到全身,有些白金色的光,還有些啫啫的聲音,慢慢地滲入我全身的神經系統,直至感覺到很光,便醒來了,整個人都覺得很精神。

過了幾天,在深夜中,我感覺聽到一把很神聖的聲音和我說:「你可以去學些擴大能量的學習」,我當然不明白是什麼。又過了幾天,我有位朋友和我說,她學了擴大療癒法,即是可以擴大我們的能量,我即時記起那神聖的聲音,很自然地我便報名了。

2013年8月31日是擴大療癒法一階的預備班,這天是第一次認識Margie老師。過了幾天,我發夢看見有些事情使我感到恐懼,就在這時Margie老師忽然出現在我夢中,感覺她非常慈悲、溫柔、很有能量的,這恐懼也隨之而消失了。

學了擴大療癒法後,身體狀況有明顯的改善,與家人的關係融洽了,個人亦比較輕鬆和開心。

謝謝遇上擴大療癒法!謝謝遇上Margie老師!




Laura-Ann


我希望以我的筆墨讚揚你作為擴大療癒法導師和靈性訊息傳遞者的慈悲,以及你的 療癒力量。作為你的第一階擴大療癒法工作坊的學生,我很榮幸能夠體驗你的光芒,繼而在你最近的「通訊」會面中再一次展露。我的確從你身上獲益良多。我真的每天在想你和你又奇妙又重要的教導 — 讓我時常記掛。

最近,我再一次有幸能體驗你的療癒力量。四月的時候,我需要進行一個口腔手術,試圖阻止一個可能會讓我脫掉所有牙齒的自身免疫性疾病。以當時的情況,手術尚算「可以」(因為我還要在手術後的六個月時間才知道最終是否成功,所以我歡迎你繼續為我送上祝福:-)。可是,手術後 — 當中有一連串複雜的醫療程序,包括骨移植、通過鼻竇骨的手術切口等等 — 我的傷口嚴重感染,服用大量抗生素都無果。幾個星期後,感染每況愈下,連醫生也束手無策... 感染情況非常嚴重,而且不知道因由。他們說如果我的情況在覆診當天一星期內沒有好轉,便... (一大堆後遺症便隨之而來)。收到這個消息,我終於崩潰了,寫電郵給 Margie,當時我太害羞在 Whatsapp 群組請求療癒 — 讓我澄清,雖然我沒有提及任何醫生所說的限期。過了幾日,醫生團隊所說的限期到了,我感覺越來越脆弱。在限期的那個早上,我病得非常厲害,看不見一絲𥌓光,更無法想像當天晚上我的情況會好轉!疲累和痛楚令我塌下來,比平時提早休息。第二天清早起來,我竟然感覺好多了!當我早上查看電郵的時候,我看見是 Margie 前一天晚上寫給我的電郵;對,剛好是「限期」的那個晚上!不僅如此,Margie 還道歉她未能在較早前回覆我的電郵,最重要的是,她為我送上溫暖的祝福。我心裏毫無疑問,這個不是巧合。我相信是因為 Margie 「知道」而當晚出手相助。我很感恩 Margie,是她的療癒力量和惻隱之心使我的醫療狀況出現轉機。謝謝你,親愛的 Margie。我會一直把你放在我的心裏,祝福你。




Susan Yeung


自從一次輕微的感冒,我有兩個月完全失去了嗅覺。我嘗試過無數治療/療癒;但無一成功。當我在 2013 年三月向 Margie 學習擴大療癒法,奇蹟便發生。Margie 給我點化的幾天之後,我的嗅覺在沒有虊物幫助下竟然完全康復。我可以嗅到所有的氣味,享受進食。

另一樣神奇的事情是每日練習擴大療癒法使我看起來更加年青。只是兩個星期的練習,我的臉龐看起來更加明亮,黑眼圈也減淡了。

我學習擴大療癒法的體驗實在是一個療癒的歷程。我衷心感謝 Margie 發人深省的教導。她天賦對能量療癒的認識;和她協助我開啟自癒能力的指導,最重要是她增強我的靈性成長。我同時也受她的仁愛和慈悲所感動,提醒我們療癒地球和人類。

我非常有福,並感恩這一切神奇的顯化。我毫無保留地向我的朋友高度推薦 Margie 教授的擴大療癒法。




Rosaline Wong


親愛的 Margie, 在練習擴大療癒法的時候,我經歷許多不可思議的體驗。最明顯的一個是成功降低了我的血壓。受情緒影響,我的血壓在過去六個月一直處於非常高的水平。我試過淋淋總總的打坐和呼吸法去穩定血壓,但效果不是太理想。當我將近放棄,改用藥用的時候,上天派了你來到我面前。在過去的九天裏,我的血壓緩緩下降。我的最高紀錄曾經是 171/100,但到我練習的第 11 天,我得出 110/68 的完美數字!我很高興與你分享這個喜訊,我會永遠感恩!

失眠也困擾我多年,晚上睡眠的時間很少。自從我練習擴大療癒法,我睡得很安寧。還有,我左邊的肩膀患上肩周炎超過十年。做療癒的時候,其實我沒有刻意療癒這個部位。昨天早上,當我收捨被舖的時候,那個痛楚完全消失了!

對我來說,擴大療癒法是幫助地球及人類最直接和有效的靈修工具。謝謝你一切寶貴的指導!




Grace Chang, 事務律師


我患有全身性紅斑狼瘡超過十年。全身性紅斑狼瘡 (SLE) 是一個自身免疫力失調症候,影響身體的整個免疫系統。最初,它侵襲我的關節 (包括手臂和手肘,腳,甚至手指的),利用藥物控制病情。直至 2009 年病情開始惡化,我患上蛋白質流失腸病變 (PLE)。除了全身性紅斑狼瘡使我的整個免疫系統失衡之外,我還要服用大量藥物,包括高劑量的類固醇。雖然病情受到控制,但是在我服用類固醇之下,抗 DNA 及其他的血液指數仍然維持高水平。

2011 年,經好友介紹我認識了 Margie,並開始接觸擴大療癒法。同時,我在家裏自行練習,當時非常有恆心。一連串治療後,我的抗 DNA 血液指數神奇地大大降低。為了監察我的狀況,我再次見 Margie 繼續接受擴大療癒。我的血液指數經過幾番治療後回落到較低水平 (在當時最近期的血液測試中大有改善),而我的狀況也隨着持續接受 Margie 的治療得到改善。

我要衷心感謝 Margie 的治療和在整個過程給我的指導,使我不用依賴藥物來奮力康復。




Dr Pamela Leung


自從學習擴大療癒法之後,我終於獲得優質的睡眠。早上起床的時候,我感覺身體很輕鬆,尤其是我的心。還有,我開始練習觀想自己成為光體,並嘗試在我心煩的時候尋找富足的感覺。我感到很幸福。我現在與我的靈魂有更緊密的聯繫,也更清楚我想要的。




Susan Auyang, 生命和靈修導師


Margie 促使我尋求靈性的成長。我非常感恩她把擴大療癒法介紹給我。從點化當日開始,我整個靈性開悟的過程便一日千里。我感受到通過我雙手的能量更加強烈,在以太層面也起了轉變。最重要的是,由擴大療癒法衍生的擴張感覺使我更有力量和能力去幫助別人。

Margie 是一位優秀而有愛心的老師,她做到言行一致。在這個地球和宇宙能量轉換的重要時刻,Margie 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Margie,我從心㡳裏謝謝你。




Benna Lo


自從學習擴大療癒法 (MH) 後,我感覺自己有許多改變。MH 是個天賜的工具,讓我們可以同時療癒自己和別人。過去三年,我對果仁、添加劑和酵母都有過敏反應,但在學習 MH 的十日之後,所有過敏症狀完全消失。我的精神狀態也改變了許多。我感覺比以前平靜,思想也變得清晰,我可以觀察生命中所發生的事,而不是立即作出反應。雖然聽起來很空泛,但是在接觸 MH 之前,我好像從地面上看生命一樣。接觸 MH 之後,我開始可以從較高的角度看事物,就像小鳥一樣能夠從高空中看世界。這個嶄新的觀點讓我找到內在的平靜。

Margie 是一位非常好的老師,她全心全意地療癒別人。這個課程容易明白,適合所有對生命、宇宙和靈修持有開放態度的人。我極度推薦這個課程給願意了解這個世界的人。




Chereen Chan


幾個月前,我參加了 Margie 的直覺工作坊。這真是一個又有成效又有啟發性的經驗。Margie 的輕鬆但又科學化的手法,令這個課題取得一個很好的平衡,使它既有趣又容易上手。工作坊之後,我開始對自己有更深的認識,包括身體和靈性方面。我每天都在學習並發掘自己的內在。Margie 實在是我靈修道路上一位重要的導師。




Shiho


MH

自接受擴大療癒法的點化後,我每天練習,至今已經有兩個月;我的內在和我對自己的察覺的確起了很大的轉變。以前的我會跟隨自己的腦袋來決定我該做什麼和不該做甚麼,但是現在的我會從一個不同的角度來看待現實,換來更少的限制。通過每日練習,MH 開啟了和加強了我與神聖聖團的聯繫,逐步改造思維、心靈和身體。即使這些十轉變很細微,但是我知道這些變化越來越實在。我逐漸回歸到真正的我。MH 肯定了我的靈性成長。

我是日本的首批 MH 點化生,其餘四位同學擁有各自的個性,然而,我們彼此都感覺到一層深厚的連繫,就像是天意要讓我們相遇。我對 MH 工作坊的老師 Margie 和負責翻譯的 Rieko 也有同樣的感覺。自從學習了 MH,我發覺自己對周邊的事物有了不一樣的反應。回想起兩個月前的我,我已經看到有明顯的轉變。換言之,我已到達「另一個層次」。在工作坊期間,我面對負面情緒和恐懼的浮現,但我深信 MH 在保護和扶持我。現在的我期待更多的內在轉變。

1A-3A 工作坊

成為 MH 點化生後,我開始渴望以我的靈魂,而非我的腦袋主宰生命。可是,我不知道怎樣做,也未能維持我的動力,而 Margie 舉辦的 7A 工作坊之 1A-3A 就在這個時候出現。在工作坊裏,我們討論了許多不同的話題,這些都是我從書本和文章看過,亦以為自己在思維層面已經明白的。但在 Margie 現身說法的這個工作坊的時空,由她的聲線帶出的內容,帶領我的內在到一個較高層次的轉變。 我頓時發覺我的確希望以我的靈魂主宰生命,同時要面對我一直假裝不存在的我。別人可能會說是一個很棘手的課題,但我意識到許多巧合在同時進行。然後,我開始發現 — 回歸靈魂的旅程已經開始了。我也漸漸相信,我的生命同樣可以充滿喜悅和熱情。





Margie

Margie 是一位靈修導師、作者和天賦感通的療癒師。她被學生冠以“心靈手術師”的稱謂,驅使人們聯繫真我,引來正面的改變。

 

Margie 小時候被給予 Marilyn 這個名字。直至二零一七年被診斷患上危疾,手術後一把天上來的聲音以Margie這個名字喚醒了她,其後她發現這個名字意指光之子。將於二零一八年春季推出的首部著作《京都靈魂日誌》便是她向神的致敬。

 

Margie 取得商業管理和法律學位。她在美國建立成功的古蕫事業,同時聯合創立一個時裝商標品牌。在二零零七年,她回應上天的感召服務人類。練習冥想接近三十年的她,於美國向一眾享負盛名的療癒師學習療癒法,並成為擴大療癒法®三階“光能療癒”工作坊導師。

 

自二零一零年從紐約回港,Margie 創立了第七重光健康療癒中心,藉着解讀靈魂和舉辦靈修與療癒工作坊提供療癒。她時常應邀到各院校演說,亦於不同媒體亮相,包括無線電視明珠台和各式雜誌。

沈啓明博士

任何曾經參加過沈啓明博士的講座的人仕,都不難留意到他對靈修各方面的熱誠。他娓娓動聽的言詞和深入淺出的表達令其他人也沾染到他的熱誠。沈博士的傳統中醫背景,加上他在香港及加拿大的三十年作為臨床心理學家的經驗,令其對全人醫學及能量療法産生獨特興趣。沈博士是一位核准高級能量診療法(EDxTM)治療師,並把這療法引進香港。

在過去六年,沈博士專注地鑽研一種特別靈性療法 - 擴大療癒法®。目前,他是擴大療癒法®一階核准導師,慶典儀式工作坊導師/主持,及三階“光能療癒”治療師和三階“光能療癒”工作坊導師。沈博士經常在香港、溫哥華及京都的第七重光療癒中心舉行各種靈修工作坊。

Alissa

在機緣下, Alissa 於二零一二年認識Margie,並學習擴大療癒法®,這成為她人生的一個轉淚點。從此, Alissa 致力於靈性發展。她透過志願服務和教授工作坊,尤其對於溫哥華的華人社區, 為中心奉獻。

 

Alissa 在英國接受中學及高等教育。回港後在各國際金融機構享有成功的事業。其後,她為香港大學的行為健康教研中心開創先河,向社群拓展全人健康。

 

Alissa 是擴大療癒法®一階導師,慶典儀式導師/指導員,三階“光能療癒”習修者及導師,也是直傳靈氣習修者。

Andrew

Andrew 一直對形而上學、歌唱、古代文明、水晶以及宇宙的奧秘深感興趣。在二零一二年,機緣巧合下認識了Margie並與她學習擴大療癒法®改變了他的人生。他透過志願服務和教授支援中心。他是擴大療癒法®一階導師、慶典儀式導師/指導員、三階“光能療癒”習修者及導師和直傳靈氣習修者。

 

Andrew 在加拿大取得工商管理學位並於一九九六年回港。在將近二十年從事製造業的生涯中,他有著成功的職業直至他找到他真正的呼召。

Daisy

Daisy 是一位熱衷於學童教育,天性直覺敏銳的靈修導師。天賦驅使她教導全人發展,啟發孩子們及早重拾天資,使他們的成長歷程更有意義。

 

自二零一三年接受擴大療癒法®和其他能量治療法門的啟迪,她開展了她的靈修之旅。她是擴大療癒法®一階導師,慶典儀式導師/指導員,三階“光能療癒”習修者,也是直傳靈氣和量子共振習修者。

 

她是以身心靈為焦點的行為健康碩士。在香港大學接受專業培訓成為註冊教師,並在國際學校任職教師。

Please reload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Terms of Service  |  Privacy Policy  |  Site Credits

Whatsapp: +852 91372435